010. 像孟泽贤这样的人,最恐怖!

“啊!”

魏邵华正忙着将海岚的双腿扳开,没想到这女人抬头就咬住他的肩膀,钻心的撕痛让魏邵华大叫出声,争扎着想推开海岚,但海岚咬他的力度很大,魅人的狐眼内怒意汹涌!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他们都可以欺负她!陶乐诗打她一巴,她忍!毕云涛灌她酒,她喝!难道连魏邵华要侵犯她,她也要乖乖就范吗!

我不要,死也不要!要死就一起死!

“啊!”

海岚死死地加大咬牙的力度,仿佛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咯咯”声,口中尝到了血腥味,双手攀住魏邵华的身体,指甲抓破了他的后背,眼中只有毁灭般怒意。然而,下一瞬,后脑勺狠狠撞在硬物上,脑袋更加晕眩,头发被男人用力扯起。

啪!

那边脸又被打中,却不是太痛,视线一黑一黑的,好像有人在怒骂着什么。

“……賤人,我今晚就玩死你!”

见海岚晕过去,魏邵华咒骂一声,像个布娃娃般将她摔在床上,侧首看见自己肩膀上血淋淋的伤口时,魏邵华又怒又痛!早知道这女人不是这么容易能搞掂的,他堂堂魏氏太子爷的身份摆在这里,这女人都不要,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他!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

她不接受,他偏要她乖乖就范!

今晚和朋友在满江红吃饭,没想到他会看见苏海岚在这里,以苏海岚的性格,她才不会接受毕云涛这种货色,他好心英雄救美,这女人居然敢反抗他?

小爷今晚就玩死你,要你求我给你!

想着,魏邵华脸带狰狞地扑到海岚身上,粗鲁地扯烂她的衣服。

嘀嘀嘀!

咔嚓!

魏邵华触电般弹起身,房门的密码锁被快速解开,走廊上的亮光涌进昏暗的房间内,魏邵华不习惯地抬手遮住眼睛,同时扯起被子盖在身上,“谁!谁让你们将密码锁打开的!”

魏邵华是这里的常客,他知道环球大酒店的贵宾房间都是密码锁,每换一个客人,房间的密码锁都会修改一次,除了客人和酒店内部员工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将房间的门打开,非常安全。正因如此,魏邵华才多次选择环球大酒店。

他妈的!他人就在这里,谁他妈的将门打开!

“你,”

到嘴的美餐被打断,欲火、怒火一起爆发,魏邵华放下手就要怒骂来人,却见,他缓步走进房间内,低头似在扫视地上的凌乱,皮鞋踩在大理石地砖上奏响“咯咯”的慢拍子,一步、一步地踩住魏邵华的心脏,让他连呼吸都不敢,心跳几乎停顿!

咯。

孟泽贤收住脚步,双手插袋地抬首望向魏邵华,身后的亮光落在他背上,面部一片阴暗,魏邵华根本看不见他是什么表情。

沉默。

孟泽贤站在魏邵华面前,沉默,静得连他的呼吸声都听不见。

“你,你,孟,孟总,你,”

魏邵华想解释,但孟泽贤什么都不说,他要怎么解释!孟泽贤的女秘书就在他床上,自己身上只裹着一张被子,他要怎么解释!孟泽贤什么都不说,他要怎么解释!

魏邵华当晚在舞会上见过孟泽贤,自然知道他的身份。大孟总现在最器重他这个儿子,连D市分公司都完全交给他,外界传言,孟泽贤是现在最有机会继承孟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