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产品发布会就像预想的那样顺利。发言人史蒂芬登台开始讲述产品的特点、性能、前景。他身后的幕布依次闪过数张幻灯片投影。简练的语言,形象的图解,无一不直击计算机行业唯一的准则——简明而精确。

韦慎之坐在史蒂芬的身边,一面认真地听对方的讲述,一面翻动着手中对应的材料。史蒂夫也是他大学时代的好友——虽然同为工科,但是却在演讲方面颇有天赋——比如现在。他总能把产品发布会上略有沉闷的讲解说的妙趣横生。有发言人带动气氛,那些西装革履正装出席的代表们也放下了严肃的架子,轻松随意地听着他的演讲。

项目说明和产品内容的讲述在轻松却不失专业的气氛下很快就过去了,轮到了座中各位记者和投资人的自由发言环节。韦慎之明白,接下来就要靠他这个技术总监出面讲解了。毕竟这是他一手培养策划的项目,没有人会比他更加了解。

果然没过多久便有新闻记者站了起来。韦慎之地坐在聚光灯前从容不迫地对台下人们提出的问题一一解答,包括更深一层的产品理论与设计理念。这些问题他都认真地准备过,回答起来更是胸有成竹。

然而,总是有些突发情况的。

又是一个记者站了起来,先是问了几个关于商品前景与市场预期的常规问题。待韦慎之认真地回答后,他却又技巧性地转移到了另一个话题上。

“浪潮公司在亚洲市场的辉煌成就,我们已经有目共睹。更何况有韦先生坐镇把关,相信‘银盾’项目一定会收益无限,不会让消费者、投资者和开发者中的其中任何一方失望。”

“谢谢。”韦慎之微笑着点头,脑中却忽然警铃大作。一般的产品发布会上,很少有像对方这样直接提及产品开发链中的某个特定人物。在“银盾”软件发布之时,他却忽然这么说,难道是因为……

“半年前技术开发组的组长韦慎之忽然辞职,直接导致了‘’计划的流产。如今您又做为浪潮的技术总监,带领浪潮公司进驻北美市场。请问您觉得‘’计划的失败是否会对‘银盾’的发行造成一系列不必要的阻力?”

韦慎之心下一沉——果然来了。

之前被活跃的气氛重新变得为严肃。之前还在轻声交谈的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投资人和预期合伙人们停下了谈话都看向了坐在发言台上的东方男子。他们都是为了“银盾”计划而来,自然不希望“银盾”步了“”的后尘。

看着一下子涌上前来拿着录音笔和话筒的记者,韦慎之有些紧张。然而他还是相当从容镇定地回答了那个记者。

“对于‘’项目的流产,我和公司的史密斯·罗斯卡先生同样惋惜。然而,该项目的流产却绝非只因为我的辞职。像这样的超级软件公司,人才如云,比我优秀的程序设计师更是数不胜数。因此,我一个人的离去是不可能给造成项目流产这样重大的损失。”

“韦先生说的不错,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就能扭转乾坤的时代了。”见自己的话题被对方四两拨千斤地避过了,那记者也不放弃。他先是礼节性地肯定了韦慎之的发言,然后便上前一步,话筒已经伸到了韦慎之的面前,步步紧逼。

“但是想必在场的许多人都将是‘银盾’的消费者和主要合作伙伴,关心的不仅仅是项目是否会流产,而更是关于韦先生是否对‘银盾’项目真正上心。”

他的意思其实很简单——我们都对你的诚信表示怀疑。你是不是会忽然抛弃“银盾”,把整个烂摊子再扔给浪潮?

“我不明白你说的‘真正上心’指的是什么。”

面对对方的质问和下面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人,韦慎之的脸上依然保持着温和有礼的笑意,吐出的话语却毫不退让:“为了开发‘银盾’,我付出的心血和汗水,想必在场各位优秀的程序设计师都应该明了。软件工程师对于自己设计的程序就如同艺术家对待自己的作品。此刻,我敢说,我完成的每一项作品都是呕心沥血的,怎么能说我不上心呢?”

说到最后,他唇角的笑意也渐渐扩大了。那笑容很真诚。

一剑戳到了棉花里,那记者有些难堪。然而出于新闻行业的职业道德,他并没有再问下去——毕竟这不是“银盾”项目总监和公司的专访。于是他又不着痕迹地将话题转回了“银盾”产品上。询问完solara公司两月前发售的安全软件和银盾产品性能的对比后,便收手离开了。而韦慎之却还坐在原地不停地应对着各种提问。

表面上看似镇定自若,然而只有韦慎之自己才知道,他手心的汗水已经凉透了。

发布会当天,就有人把这个消息揭露了出来。是否会对“银盾”的发行甚至是浪潮的信誉、形象造成负面影响还是未知数。

…………

虽然有了这么一个插曲,但好在韦慎之临危不乱。虽然处理的并不十分圆滑圆满,但是这个不大不小的风波还是很快过去了。中午,产品发布会在主持人的宣布下结束了。韦慎之收拾起文件跟随“银盾”项目工作组成员一道离开,心情才终于放松了一点。

“老大,你还好吧?”凯西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似乎……看起来有些不好。”

本来还在低声私语的各位成员也都担心地看了过来。韦慎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表现的很明显?”

凯西摇摇头:“不,只是我猜的……”他知道“”的流产让韦慎之比谁都要不好受。更何况,除了他们这个技术小组,那些外界的媒体以及业界人士根本不了解当初的内情。

“是因为那个记者关于‘’的提问吧。”塞琳娜推了推眼镜,“韦,你不用担心,你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的事情。该道歉的是不了解真相的媒体,还有的总裁罗斯卡。”

韦慎之淡淡地回了她一个笑容。他刚要说话,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埃德加的电话。

“今天你表现的不错。”他能听得出埃德加的声音是带着笑的。

“你在现场?”从发布会开场到现在,他都没有发现埃德加的影子。